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做最好的桑拿网

【广州桑拿】易开易谢的樱花

樱花是落叶亚乔木,叶作尖形,与樱桃叶一模一样,花五瓣,也 与樱桃花相同,不过樱桃花结实,而樱花是不会结实的。花有单瓣、 有复瓣,色有白、绿与浅红三种,易开易谢,一经风雨,就落英满地 了。我们的邻国日本,不知怎的,竟挑上了这樱花作为他们的国花, 三岛上到处都种着,花幵的时节,称为樱花节,士女们都得到花下去 狂欢一下,高歌纵酒,不醉无归;连全国的学校也放了樱花假,让学 生们及时行乐,真的是举国若狂了。自从上一次大战惨败之后,国运 衰微,民生憔悴,美国占领军又盘踞不去,到处横行,每年虽逢到了 樱花时节,也许没有这闲情逸致了吧。
我的园子里,本有两株樱花,那株浅红色花的早就死了,还有一 株白的,却已高出屋檐。今年春光好时,着花无数,我本来爱花若 命,对于花几乎无所不爱,可是经了八一三创钜痛深,对樱花也并没 好感,记得往年曾有这么一首诗:“芳菲满眼占春足,紫姹红嫣绕屋 遮。花癖还须分国界,樱花不爱爱梅花。”某一天早上见树头已疏疏 落落地开了几枝花,与一树红杏相掩映,我只略略看了一眼,并不在 意;谁知到了午后,竟完全开放,望过去恰如白云一大片,令人有 “其兴也勃焉”之感,雨风一来,就纷纷辞枝而下,这正可象征曰本 国运的兴得快也败得快呢。
故词人况m风,对于樱花似乎特殊地爱好,既以“餐樱庑”名 其斋,而词集中咏叹樱花的作品,也有十余阕之多。兹录其《浣溪 纱》九之五云:“不分群芳首尽低。海棠文杏也肩齐。东风万一尚能 西。 见说墨江江上路,绿云红雪绣双堤。梅儿冢畔惜香泥。”“何 止神州无此花。西方为问美人家。也应惆怅望云涯。 风味似闻櫻饭好,天台容易恋胡麻。一春香梦逐浮槎。” “画省三休伫玉珂。峨冠 宝带惹香多。锦云仙路簇靑娥。 似此舂华能爱惜,有人芳节付蹉 跎。隔花犹唱定风波。” “何处楼台罨画中。瑶林琼树绚春空。但论香 国亦仙蓬。 未必移根成惆怅,只今顾影越妍浓。怕无芳意与人 同。” “且驻寻春油壁车。东风薄劣不关花。当花莫惜醉流霞。 总 为情深翻怨极,残阳偏近荷云斜。啼鹃说与各天涯。”词固隽丽,足 为櫻花生色,可是樱花实在不足以当之。
前南社社友邓尔雅布《樱花》诗五言一首:“昨日雪如花,明日花 如雪。山樱如美人,红颜易销歇。”这也是说樱花的易开易谢,任它 开放时如何的美,总觉美中不足。
樱花中白色的和浅红色的都不希罕,只有绿色而复瓣的较为名 贵;但也与吾国梅花中的绿萼梅相似,含苞时绿得可爱,开足后也就 变淡,好像是白的了。上海江湾路附近,旧有日本人的六三园,中有 绿樱花数十株,种在一起,成了一片樱花林,开花时总得邀请中外诗 人画家们前去观赏,故杭州词人徐仲可曾与无锡王西神同去一看,宠 之以词,各填《瑶华》一阕,徐词已佚,王词云:“玲珑梅雪。葱荷梨 云,试鸾绡红浣。亭亭小立,妆竟也、一角水晶帘卷。露寒仙袂,好 淡扫、华清娇面。似那时、珠箔银屏,唤题九华人懒。 丝丝绿茧 低垂,伴姹紫嫣红,不胜清怨。移根何处,只怅望、三岛蓬莱春远。 明光旧曲,早换了、看花心眼。对玉窗、凤髻重簪,吟入郑家魂断。” 樱花树身易于虫蛀,不能经久;自日本战败以后,园主他去,三径荒 宪,这数十株绿櫻花,怕也荡然无存了。